怎么分辨毒厚菇?建鹅膏科家谱精准识别毒菇之王

牛肝菌是颜色和质地类似于牛的肝的一类真菌,是野生菌市场上最常见的蘑菇,如“红葱”、“白葱”、“见手青”、“黄癞头”、“白牛肝”、“黑牛肝”等就是云南家喻户晓的牛肝菌。在中国“十大野生食用菌”榜单中,牛肝菌独占一席,但在人们品尝美味的同时,别忘了它们之中的那些剧毒成员。有如欧洲的撒旦牛肝菌(Rubroboletus
satanas
)曾无情地夺走了许多生命,亚洲的有毒异色牛肝菌(Sutorius
venenatus
)也曾轻取了数位日本民众的性命,并已波及我国西南地区。该科全球已知40
余属约800种,是美味佳肴和恶毒辣药的大杂烩,许多学者意识到,牛肝菌科依然是个“谜团”。就连被誉为“菌物分类中的林奈”——E.M.
Fries
也不得不感叹道:对我来说,没有比牛肝菌更困难的了。因此,急需利用现代分类方法对其进行分门别类,建立清晰的家谱!

在误食毒蘑菇中毒死亡的事件中,90%是由剧毒鹅膏所致。最近,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利用现代分类方法,研究鹅膏科的属种多样性,构建起了清晰的家谱。研究对揭示该科真菌的起源演化和预防、治疗毒菌中毒具有重要科学意义和现实意义。

构建鹅膏科家谱 精准识别毒菇之王

在臧穆先生毕生研究牛肝菌的基础上,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杨祝良研究组与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教授J.
Xu合作,8名博士研究生先后开展牛肝菌物种多样性与分子进化的研究,并于近日在真菌学国际主流期刊Fungal
Diversity
上专刊发表了中国牛肝菌科物种多样性研究成果。研究团队在两年前的工作基础上,对采自世界各大洲代表性区域和中国大部分地区的600余份标本进行了研究,借助多基因分子系统发育分析、形态解剖研究和担孢子超微特征观察,对全世界牛肝菌科的属间亲缘关系和中国该科的物种多样性进行了重新认识,清晰地构建了牛肝菌科系统发育框架,提出了包括四新亚科在内的七亚科的分类系统;在属级水平上,共解析出62个支系,其中1/3可能为新属;在种级水平上,共识别出分布于中国的近220个系统发育种。在此基础上,经过详细的形态特征比较,结合多基因片段DNA序列证据,以专刊形式对分布于中国的45属及126种进行精准界定,其中包括8新属59新种和29新组合。至此,该团队近年共发表了牛肝菌科的14个新属和78个新种,并对其余88个前人发表但却鲜为人知的物种进行了研究,澄清了一大批分类混乱。

中国科学院东亚植物多样性与生物地理学重点实验室的崔杨洋介绍,鹅膏科真菌物种繁多,全球约700余种,是真菌分类研究中十分困难的类群。它既包含欧洲市场上深受欢迎的凯撒鹅膏以及在我国广为人知的鸡蛋菌、黄罗伞和草鸡枞等,还囊括了大量有毒鹅膏。误食致命鹅膏、灰花纹鹅膏和黄盖鹅膏等会造成急性肝损害;误食假褐云斑鹅膏、赤脚鹅膏等会引起急性肾损伤;误食毒蝇鹅膏、土红鹅膏、残托鹅膏等,会导致神经精神状疾病。

在误食毒蘑菇中毒死亡的事件中,90%是由剧毒鹅膏所致。最近,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利用现代分类方法,研究鹅膏科的属种多样性,构建起了清晰的家谱。研究对揭示该科真菌的起源演化和预防、治疗毒菌中毒具有重要科学意义和现实意义。

综观国内牛肝菌的研究进展,在分子系统发育分析盛行的当今,中国已发表牛肝菌科15个新属,精准界定了174个物种。若将经典分类时期我国真菌学家发表的新种纳入统计,迄今中国牛肝菌科物种已达244种,在这些物种中,绝大部分为东亚特有种,极少数为欧亚、东亚—北美或北半球广布的种。从其食毒性上看,常见的食用牛肝菌有43种,有毒或疑似有毒牛肝菌有32种。

在过去20余年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与国际同行合作,利用全球五大洲的200余种1200余份标本,借助多基因分子系统发育分析,重建了鹅膏科的系统发育框架,研究了鹅膏科的系统亲缘与我国该科属种的多样性,首次明确了鹅膏科的单系性及其应包含的属。

中国科学院东亚植物多样性与生物地理学重点实验室的崔杨洋介绍,鹅膏科真菌物种繁多,全球约700余种,是真菌分类研究中十分困难的类群。它既包含欧洲市场上深受欢迎的凯撒鹅膏以及在我国广为人知的鸡蛋菌、黄罗伞和草鸡枞等,还囊括了大量有毒鹅膏。误食致命鹅膏、灰花纹鹅膏和黄盖鹅膏等会造成急性肝损害;误食假褐云斑鹅膏、赤脚鹅膏等会引起急性肾损伤;误食毒蝇鹅膏、土红鹅膏、残托鹅膏等,会导致神经精神状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