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js333娱乐场4S店上百辆新款车被人民法院查封 Kia紧凑关怀

今天是8月1日,上个月的今天,起亚4S店浙江众诚汽车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吴端平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4S店上百辆起亚新车被法院查封,银行、民间借贷人以及消费者都纷纷起诉,并申请财产保全,吴端平面临5400万元的债务官司。在这场风波中,以王先生为代表的消费者备感揪心,他们花了10多万元买的起亚进口车,因为迟迟没有拿到“货物进口证明书”原件而无法上牌。吴端平当日公开承诺,会在一个月内解决问题。一个月的时间到了,消费者的问题解决了吗?

起亚的浙江省总经销商——浙江众诚汽车贸易公司被卷入5400万元甚至更高的债务官司。目前杭州西湖区法院共接到关于浙江众诚4S店的起诉状9份,内容分别涉及合同纠纷、民间借贷、金融借款、典当纠纷等。

曾经在杭城车市一度叱诧风云的吴端平,如今为何债台高筑?这一事件给杭城车市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有着什么样的启示?消费者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连日来,记者对这一事件展开了调查。

消费者的车子还是上不了牌

“受起亚中国总部授权委托,浙江中现汽车即日起全面负责起亚的售后服务……”昨天,起亚索兰托车主刘先生看着手机上新收到的短信长舒了一口气:“车子超过了保养期1000公里,不知道去哪里保养,不敢再开。这一个星期日子难过,恨不得把车卖了。”刘先生说。

吴端平车市沉浮录

消费者王先生说,这一个月来,他的心情就像股市大盘一样,经历了起起落落,可最终的结果还是进入了“熊市”。

由于至少涉及5000多万元的借贷资金到期未还,进口起亚浙江总代理浙江众诚汽车贸易公司近日遭法院财产保全,众诚汽车被卷入风口浪尖的同时,全省3000多位进口起亚车主和准车主也在不安中度过了一个多星期。

在杭城汽车界,吴端平赫赫有名。吴端平最早在杭州东风发动机厂上班,曾任销售科长。后于上世纪90年代初离职,从事汽车销售。

“听说吴端平会在一个月内解决问题,当时我不知道有多少高兴。”王先生觉得,只要事情能够解决,他有等待一个月的耐心。正是因为这份耐心,王先生没有去起诉吴端平,他说要给人家一个机会。

几十位新车主无法上牌

上世纪90年代末,吴端平在进口车生意中如鱼得水,什么进口车赚钱他就做什么车。从丰田佳美、尼桑风度再到宝马,吴端平的“车路”非常广。有人认为,那时候还没实行汽车品牌管理制度,没有4S店,吴端平就有了大展拳脚的市场空间,这是他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

“我主动去跟吴端平联系,可后来联系不上了,我怀疑他又玩失踪了。”王先生说,直到现在,“关单”还是没拿到,车子仍然无法上牌,他也对吴端平失望了。

起亚的浙江省总经销商——浙江众诚汽车贸易公司被卷入5400万元甚至更高的债务官司。目前杭州西湖区法院共接到关于浙江众诚4S店的起诉状9份,内容分别涉及合同纠纷、民间借贷、金融借款、典当纠纷等。杭州古墩路上的起亚4S店门前停着的上百辆新车悉数被法院查封。

在业内,吴端平的名气越来越大。2000年以后,吴端平盯上了高档进口车生意。浙江卖出的第一辆兰博基尼,就出自他的手笔。而法拉利、玛莎拉蒂等名车,也成为了他的“常客”。这时候的吴端平彻底摆脱了“黄牛”形象,在文一西路建立了汽车展厅。

家住庆春广场附近的杜先生也跟王先生一样,看着停在车库里至今还没有牌照的起亚新车,杜先生无奈地说:“我们相信吴端平,我们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却给我们这样一个结果,难道他不在乎他的名声了吗?不珍惜众诚的品牌吗?”

刚买了新佳乐的朱先生急了。当时销售员告诉他“货物进口证明书”从港口寄过来需要一个星期左右,给他办了有效期半个月的临时通行证。对于关单很可能抵押在银行的说法朱先生其实也有所耳闻。“听说很多车商特别是进口车商都在这么操作,只要不影响正常用车,我也没怎么去关注。”

品牌管理:汽车销售艰难转折

在这样的结果面前,他们打算联合其他消费者进行维权。

朱先生有他的盘算。有临时通行证就不影响开车,每个月还可以规避好几百元的养路费和交通违章罚款,他甚至想过如果能拖到10月份上牌,还可以给自己弄张个性化牌照。所以他一直没把上牌的事放心上。上周听到浙江众诚被法院查封的消息,朱先生连忙给销售经理和业务员打电话,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朱先生这才急了。

2002年,广本将4S店模式引进国内后,国内汽车销售行业酝酿一次转折。4S店模式开始盛行,很多经销商纷纷变身成为某一个汽车品牌的专卖店。类似于吴端平这样的“杂牌军”也面临着危机,他生意开始走下坡路。

吴端平消失了

冒着380C的高温,朱先生几次赶去4S店,但除了找到几十位和他一样为自己爱车上不了户口而坐立不安前来探消息的新车主,没有更多的收获。看着日见增多的债主,他越来越焦虑:“拿不出关单,我的车是不是就上不了牌,成了黑户口了?”

作为车市中的“个体户”,吴端平从建店之初就遭遇了资金困难。在进口起亚的敦促下,直到2006年4月4S店才正式开业。“开这个店前后大概花了2000万元,销售展厅投入都是吴端平自己出的钱,但是维修车间的投资方却另有其人,维修利润归投资方。”知情人向记者介绍说,此时的吴端平连员工的工资都很难发出了。

为了联系吴端平,这一个星期以来,记者一直在给吴端平打电话,但始终无法联系上。给他发短消息,也没有回音。

代理商陈先生前段时间卖出了两辆新佳乐,半个月前隐隐发觉众诚汽车的资金危机,几次努力,好不容易将两张关单顺利交给客户,眼下他是愁不堪言。300多万车款定下的10多辆车子,这两个月差不多每天都要去众诚4S店查库存,甚至在无数蚊子的围攻下在众诚守了一整夜,但第二天一不留神10多辆新车全部不见了。“我们去查过了,同一辆车牌号分别被抵押给了三四家单位,车子提不回来了,这回麻烦大了。”陈先生忧心忡忡。

“做惯了进口车,他嫌国产车利润太薄。高档进口车品牌,他的资金实力却不够,只好拿下进口起亚来做。”知情人说,这就是吴端平当时的尴尬。而2003年他对汽车网站进行了投资,前后投入1000多万元,一直没有创造出经济效益。硬着头皮建店,这对吴端平来说是一个“面子工程”。

昨天,在给吴端平连着打了五六个电话之后,记者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提示信息,称对方手机已处于服务状态,记者赶紧打过去,还是无法联系。又发了一条短消息,仍然是没有回音。

售后服务易主浙江中现

投资失败:资金链瞬间断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