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丘成桐: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亟需更加多一流本土地工学家

“上世纪50年代,杨振宁、李政道获得诺贝尔奖,对我们这一代人是非常大的激励,觉得中国人也能出人头地。现在有第二个问题必须要突破,即人才是不是在中国本土培养的。”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在第七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上表示,希望在中国的土地上培养出更多一流的数学家。

中科院外籍院士、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

清华学子面对面对话学术大师

其实,这是丘成桐一贯的心愿。“科技的发展,如果单纯靠并购公司或学别人已经完成的工作,只会远远落后于科技发达国家。”丘成桐说,“因为科学技术最后10%的工作,一定需要很多基础科学在前面引导,而基础科学的基础就是数学。”

中国需要更多一流本土数学家

来源:《中国科学报》8-9 陆琦


“上世纪50年代,杨振宁、李政道获得诺贝尔奖,对我们这一代人是非常大的激励,觉得中国人也能出人头地。现在有第二个问题必须要突破,即人才是不是在中国本土培养的。”中科院外籍院士、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在第七届世界华人数学家大会上表示,希望在中国的土地上培养出更多一流的数学家。

其实,这是丘成桐一贯的心愿。“科技的发展,如果单纯靠并购公司或学别人已经完成的工作,只会远远落后于科技发达国家。”丘成桐说,“因为科学技术最后10%的工作,一定需要很多基础科学在前面引导,而基础科学的基础就是数学。”

正如李克强总理日前在北京大学考察时所说,数学是自然科学的皇冠,是其他科学研究的主要工具。这让丘成桐感触颇深,他更加坚信:“只有数学学科很好地发展,才有可能成为科技强国和经济强国。”

丘成桐坦言,中国数学的发展与美国、欧洲仍有一段距离。尽管近年来中国培养出了一流的数学家,但数量还太少。

他认为,这主要跟培养方法有关。“现在中国的培养方法基本就是考试,而不是培养做学问的兴趣。相比之下,为了学问而做学问,是最好也最快的培养人才的方法。”

此外,中国目前的人才培养机制也是丘成桐认为需要解决的问题。“体制上还有很多束缚,不能让研究员、教授放手去做。培育能够让科学家自由发展一流学科的环境,非常重要。”丘成桐表示,跟国外学者交流固然重要,让一流学者自由发挥、让青年学生接触到第一流的学者,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丘成桐看来,培养第一流的学生,教育应当贯穿中学、大学、研究生全过程,要花时间。他举例说,日本有位研究数论的大数学家,在海外学成回国后,发现日本当时缺乏好的中学数学教育,于是花了十多年时间写了16本中学数学教科书。“可能中国的数学家未必会这么做,他们很少愿意花时间在中学生身上”。

“有好的老师才能有好的学生。”丘成桐相信,先进的培养机制加上中国式的教育,十年左右的时间,中国本土可以培养出一批世界一流的数学家。

国际数学大师丘成桐做客“巅峰对话”

正如李克强总理日前在北京大学考察时所说,数学是自然科学的皇冠,是其他科学研究的主要工具。这让丘成桐感触颇深,他更加坚信:“只有数学学科很好地发展,才有可能成为科技强国和经济强国。”

  清华新闻网9月23日电9月18日下午,清华大学“巅峰对话”活动第四场在人文图书馆大同厅举行,国际数学大师、哈佛大学终身教授、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丘成桐做客清华“巅峰对话”,与清华学子展开了一场主题为“几何与自然”的对话。著名数学家、清华大学教授郑绍远作为对话嘉宾受邀参加对话。

丘成桐坦言,中国数学的发展与美国、欧洲仍有一段距离。尽管近年来中国培养出了一流的数学家,但数量还太少。

图片 1

他认为,这主要跟培养方法有关。“现在中国的培养方法基本就是考试,而不是培养做学问的兴趣。相比之下,为了学问而做学问,是最好也最快的培养人才的方法。”

图为丘成桐做客巅峰对话。学生记者 李钧翔

此外,中国目前的人才培养机制也是丘成桐认为需要解决的问题。“体制上还有很多束缚,不能让研究员、教授放手去做。培育能够让科学家自由发展一流学科的环境,非常重要。”丘成桐表示,跟国外学者交流固然重要,让一流学者自由发挥、让青年学生接触到第一流的学者,也是不可或缺的。

  丘成桐用诗化的语言展开了题为《科学创新的经验和个人意见》的主题演讲。演讲中,丘成桐向大家展示了数学的“真”和“美”,讲述了选择数学作为终身事业的原因。通过分析日本近现代的崛起和美国科技的发展,他表示:“数学是所有基础科学的基础,也是连接科技和认知科学的桥梁。”丘成桐认为,基础科学是中国投资最少,但却最重要、最有前景的学科。“发展数学、发展基础科学,是中国实现富国强国的必经之路。”在总结哈佛兴起带来的经验和启示后,丘成桐还对清华基础科学的建设和清华学子的为学提出了建议和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