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管教集团拒当冤大头 专车游客险望着极好看

图片 1

  原标题:
保险公司拒当冤大头,专车乘客险看着很美,却暗藏风险
互联网约车事故谁来买单?

谁来为专车、顺风车事故买单?自从专车、顺风车流行起来,一条潜规则悄悄在行业内盛行——私家车保险为运营车辆事故买单。保险公司明显吃了哑巴亏,对此,保监会终于出来发话,“私家车参与运营,发生事故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谁来为专车、顺风车事故买单?自从专车、顺风车流行起来,一条潜规则悄悄在行业内盛行——私家车保险为运营车辆事故买单。保险公司明显吃了哑巴亏,对此,保监会终于出来发话,“私家车参与运营,发生事故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谁来为专车、顺风车事故买单?自从专车、顺风车流行起来,一条潜规则悄悄在行业内盛行——私家车保险为运营车辆事故买单。保险公司明显吃了哑巴亏,对此,保监会终于出来发话,“私家车参与运营,发生事故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昨天,人保、平安等多家保险公司表示,曾经与多家互联网约车公司进行过探讨,但是由于这项业务处于灰色地带,因此,国内大型公司目前没有与互联网公司在这个领域进行合作。互联网约车业务的增加必然导致出险增加,运营车辆的保费费率约为私家车的一半以上,未来在费率、查勘等方面进行风险控制。

昨天,人保、平安等多家保险公司表示,曾经与多家互联网约车公司进行过探讨,但是由于这项业务处于灰色地带,因此,国内大型公司目前没有与互联网公司在
这个领域进行合作。互联网约车业务的增加必然导致出险增加,运营车辆的保费费率约为私家车的一半以上,未来在费率、查勘等方面进行风险控制。

  昨天,人保、平安等多家保险公司表示,曾经与多家互联网约车公司进行过探讨,但是由于这项业务处于灰色地带,因此,国内大型公司目前没有与互联网公司在这个领域进行合作。互联网约车业务的增加必然导致出险增加,运营车辆的保费费率约为私家车的一半以上,未来在费率、查勘等方面进行风险控制。

●现实案例:扯皮事故不断

●现实案例:扯皮事故不断

  ●现实案例:扯皮事故不断

实际上,专车、拼车引发的保险事故近年来并不少,但大部分车主向保险公司隐瞒了真相。

实际上,专车、拼车引发的保险事故近年来并不少,但大部分车主向保险公司隐瞒了真相。

  实际上,专车、拼车引发的保险事故近年来并不少,但大部分车主向保险公司隐瞒了真相。

周先生去年开通了滴滴快车业务,成为了司机。今年春节时,一起事故让他心痛不已。“那天晚上十点多,送一位乘客去浦东的一个小区,小区里车满为患,出来时,不小心车身被蹭伤了。我报警后,由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查勘后,作为单车事故报销了修车费用大概5000元。”周先生说,因为之前已经有两起理赔,再加上这起,新一年的保费增加了不少。“赚了100元车费,亏了1000多元保费,真是不值得。”

周先生去年开通了滴滴快车业务,成为了司机。今年春节时,一起事故让他心痛不已。“那天晚上十点多,送一位乘客去浦东的一个小区,小区里车满为患,出来
时,不小心车身被蹭伤了。我报警后,由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查勘后,作为单车事故报销了修车费用大概5000元。”周先生说,因为之前已经有两起理赔,
再加上这起,新一年的保费增加了不少。“赚了100元车费,亏了1000多元保费,真是不值得。”

  周先生去年开通了滴滴快车业务,成为了司机。今年春节时,一起事故让他心痛不已。“那天晚上十点多,送一位乘客去浦东的一个小区,小区里车满为患,出来时,不小心车身被蹭伤了。我报警后,由保险公司理赔,保险公司查勘后,作为单车事故报销了修车费用大概5000元。”周先生说,因为之前已经有两起理赔,再加上这起,新一年的保费增加了不少。“赚了100元车费,亏了1000多元保费,真是不值得。”

保险公司更觉得冤枉,很多事故,他们有理由拒赔,一些事故因此进入了法律程序。人保财险相关人士表示,从很多案例可以看到,保险公司是不会对类似的拼车事故中乘客的风险进行理赔的,这部分风险由车主来承担。

保险公司更觉得冤枉,很多事故,他们有理由拒赔,一些事故因此进入了法律程序。人保财险相关人士表示,从很多案例可以看到,保险公司是不会对类似的拼车事故中乘客的风险进行理赔的,这部分风险由车主来承担。

  保险公司更觉得冤枉,很多事故,他们有理由拒赔,一些事故因此进入了法律程序。人保财险[微博]相关人士表示,从很多案例可以看到,保险公司是不会对类似的拼车事故中乘客的风险进行理赔的,这部分风险由车主来承担。

去年,南京也发生过一起由私家车运营发生的风险,市民韩某看准租车市场火爆,将自家一辆闲置的私家车交给开汽车租赁公司的朋友,由对方将车出租使用,每月可获得5000多元租金。但没想到,这辆车被租出后,上路时发生意外,将一名电动车驾驶员撞成十级伤残。根据交管部门认定,双方负事故同等责任。伤者因此要求对方赔偿六成损失,共计14万元,因为一直索赔未果,伤者将韩某、租车公司及保险公司共同告上法庭。

去年,南京也发生过一起由私家车运营发生的风险,市民韩某看准租车市场火爆,将自家一辆闲置的私家车交给开汽车租赁公司的朋友,由对方将车出租使用,每
月可获得5000多元租金。但没想到,这辆车被租出后,上路时发生意外,将一名电动车驾驶员撞成十级伤残。根据交管部门认定,双方负事故同等责任。伤者因
此要求对方赔偿六成损失,共计14万元,因为一直索赔未果,伤者将韩某、租车公司及保险公司共同告上法庭。

  去年,南京也发生过一起由私家车运营发生的风险,市民韩某看准租车市场火爆,将自家一辆闲置的私家车交给开汽车租赁公司的朋友,由对方将车出租使用,每月可获得5000多元租金。但没想到,这辆车被租出后,上路时发生意外,将一名电动车驾驶员撞成十级伤残。根据交管部门认定,双方负事故同等责任。伤者因此要求对方赔偿六成损失,共计14万元,因为一直索赔未果,伤者将韩某、租车公司及保险公司共同告上法庭。

此案中,保险公司称,私家车保险费率比租赁车辆要低不少,韩某投保时宣称车辆只是自家使用,花较少的钱却要求保险公司承担较高风险,保险公司拒绝在商业三责险内进行赔付。一审法院认可了伤者的损失,并判令保险公司承担交强险部分的赔偿,其余损失则由私家车主韩某、租赁公司和肇事司机分担。判决后,韩某提起了上诉。南京中院审理后认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韩某变更车辆用途时并未及时通知保险公司,车辆风险由此增加而产生的事故,保险公司可以拒赔。